「植物刺青」害女孩被树精附身!ㄎㄧㄤ道士成功收服:煮当归汤吧
作者: 时间:2020-05-28
「植物刺青」害女孩被树精附身!ㄎㄧㄤ道士成功收服:煮当归汤吧

※本篇为【小柠檬】专栏投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及民俗说法,请斟酌阅读。

※内文皆使用化名。

※职业:我是道士

文/命玄

*续上篇*

面对迎面而来的佳洁跟树精,我将剑一打横,横拍于其胸前,右手一震剑引七星剑诀为令,荡开了向我围袭而来的枝藤,左手直取其咽喉,将枝影荡开后右手将剑甩在一旁沙发上,并剑指取其膻中穴。只见树精一拱身,好向触电一般退回床上。周遭的五位朋友都傻眼了,压根来不及反应,但这下,换我扼住其咽喉,不放他走了。

「我说,你走不走?」我声音沉闷,但饱含着的怒气谁都听得出来。谁叫这厮早不吵晚不吵,偏偏在我跟老婆吵架吵到一半的时候吵?这他妈叫白目。

「我不要!这身体这幺好,我为什幺要走!」树精眼见伤不了我,便开始撕扯着自己的身体、脸、嘴,活像是要将自己的脸扯烂或将眼睛抠出来一般。

在来之前已经听过原委,我根本懒得听祂那些废话,扯着祂的喉咙直接把人整个提起来,反手扼住,右手再将剑取回来架在祂喉咙上。

「我说,你他妈滚不滚?再不滚我就剁了你煮当归鸭。」当然,这句话是在祂耳边轻轻的说,没有大声说出来。然而,树精撕扯自己的行动定格了一下。

「我不我不要。这身体这幺好,我好喜欢,我好喜欢她,我要这身体!啊啊啊啊啊!你是谁,你到底是谁!」说着,树精又开始挣扎,不过这次却试图反手往我脸上挠。

「很好,不滚是吧。」我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,就这样死死的扼住祂,「天地玄宗,万炁本根,广修万劫,证吾神通」

「住手,你快、把她掐死了不能呼吸」树精抓着我的手腕试图要我放开。但是你当我白癡吗?老玄我抓鬼一流,揍人也是一等一的,我只是把你脖子固定住就快掐死人了?真的放你跑了我才他妈蠢。

「万神朝礼,役使雷霆,妖鬼丧胆,精怪亡形。内有霹雳,雷神隐名,洞慧交撤,五气腾腾」我一边唸,祂一边渐渐失去力气,就这样,等我唸完最后一句时,祂彻底瘫软,晕过去了。但我知道,这只进行到一半。

「植物刺青」害女孩被树精附身!ㄎㄧㄤ道士成功收服:煮当归汤吧


「把她压制住,我去拿个东西。」我放下彻底瘫软的佳洁,转头对阿克跟在一旁看傻的阿昇说,接着便转身去开我的箱子,取出已经準备好的符纸。

就单单这短短的几十秒内,「佳洁」又开始挣扎了起来,那力道之大,差点把阿克跟阿昇掀翻。见此情景,我只好将符纸掏出来后拿给身旁的老婆。

我四处寻找刚刚割开手腕的刀片,但偏偏就在危急的时候找不到,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我只好将伤口凑到嘴边用力一咬,将刚刚癒合结痂的伤口给重新咬开,可能是咬得太用力了,这次血汩汩流出,我反身又跳回床上,直接抓住「佳洁」的头,另一只手压着祂的脊梁。

「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滚、不、滚!」我压低声音,如果不是知道我其实是在驱邪,单就这画面,一般人应该会以为我是威胁人的黑社会吧。

「我不要啊啊啊!!!」佳洁开始撑着身体将我用力往上顶,如果不是我用身体压着,我毫不怀疑祂会直接将「佳洁」的身体给折断。

「快,把我刚刚拿出来的符纸烧成符水。」我一声大吼。还在看戏的众人如梦惊醒,迅速的照办。而我则是用右手沾满左手溢出的鲜血,一巴掌糊在佳洁的印堂、两颊以及下颚。

「北方玄天,杳杳神君。亿千变化,玄武灵真。腾天倒地威镇五岳,万灵咸遵。鸣钟击鼓,游行乾坤」随着经文颂出,树精挣扎得越来越用力,似乎是解除了脑内的限制,直接将我顶了上来。一转头,那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的,满含着怨忿的盯着我。

而我抓住祂头髮的手,也在糊上鲜血之后改抓住颈后,却没想到好似抓住了祂的弱点还是什幺的,祂叫得更用力了,同时刚刚挣扎的强大力道也减弱了不少。我一扯,发现佳洁颈后竟有一块植物刺青。

原来,当初去桃园时,那间宫庙确实有将树精赶走,但百密必有一疏,佳洁身上的植物刺青已经影响了那次的作法而不自知,进而导致树精遁去,现在又重回这副肉身。

「符水呢?快点!」看着那愤恨的双眼,老玄我一点也不耸的瞪了回去。老子连神明都敢顶撞,会怕你一个区区树精在那边给老子假鬼假怪?

「你到底是谁?你要干嘛?为什幺要管我的事?」哈,终于肯沟通了,不过现在也已经轮不到你说话了。

「听说你是从花莲来的。从那里来还不知道我是谁?当初我在花莲读书的时候,搞风搞雨也搞了不少事啊。」我语带嘲讽的回着祂。

「你是」祂稍稍瞪了一下眼睛,但话还没说完,我咒已经唸完了。

「收捕逆鬼,破碎魔军。除邪辅正,道气常存!」唸完,家洁又再次全身瘫软,不过这次倒是看得出来不是假装的,而是真的快不行了。

「教你个乖,回去跟他们说,老子现在转职是职业的了。」语毕,我伸手接过已经烧好的符水,并扯着祂的颈后半倒在我的手臂之中,并朝着全然晕过去的祂举起那碗符水。

干嘛,以为我要灌她喝?还是嘴对嘴餵他喝?等等就会被在场其他人加我老婆揍了吧!符水这玩意儿喝多了,拉肚子都算轻的,我只是喝了一口之后吐在「佳洁」脸上。

只见佳洁又慢慢甦醒,异常虚弱的回了我一句「好,我走」之后,又再度晕了过去。此时我眼疾手快,迅速将刚离身的树精用葫芦给吸了回来。嘿,刚刚要你走你不走,现在要走没那幺容易。

过了片刻之后,佳洁终于醒了,她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对我说,而是对着她的经理说:「经理,你刚刚打我那两巴掌好痛。」

原来刚刚在我来之前,佳洁的经理为了驱赶她体内的树精,竟然重重的呼了祂两巴掌。那时真正的佳洁还是有记忆的,不过记忆最后在扑向我的那一刻彻底断线。

不是说呼巴掌没用,而是要看状况使用,一般卡到或刚附身是可以用,但是这种明显已经上身许久的就别用了吧,只会更加激怒对方而已。

佳洁没多久就开始呕吐。我也是不鹹不淡的说,她大概还要吐个三天左右吧,并要求佳洁将身上的刺青给改掉。最后我老婆虽然有给阿克他们打折,也同时跟他要了最高级免费护髮一次。

我是行走两界,代天巡狩的阴阳道师──命玄。至于那只树精后来怎幺了?我只能说,当归鸡汤真的很好喝哈哈哈,是带回去修行啦,我还没那幺残忍。

不想错过新文章?快来订阅命玄

「植物刺青」害女孩被树精附身!ㄎㄧㄤ道士成功收服:煮当归汤吧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

键盘小柠檬 长期徵集来自各个特殊职业领域的驻站作家!你是特别领域的达人吗?你有别人没有过的职业经历二三事吗?不论是有趣的、新奇的、爆笑的、感人的、恐怖的,欢迎和我们分享你的职业小故事!欢迎来信r4517@ettoday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