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,伤恸是一种霸凌; 有时候,爱国也是。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6

有时候,伤恸是一种霸凌;  有时候,爱国也是。

这花园如此空灵,宁静,美丽……
美不是一种罪,它的原罪不是因为美。

●那是疗癒人心的花园?还是烈士的天堂?

穆罕默德.可汗是建筑师,也是土生土长的美国公民。
他只想出人头地,让更多人看见自己的作品,也相信自己的设计理念能为人们提供疗癒。
然而,纪念馆的用意在于安抚人心,是一种国家象徵、一种历史符号,由穆斯林建筑师设计的九一一纪念馆,带来的是疗癒,还是二次伤害?
在同一棵树下、同一条步道上,它究竟为罹难者家属提供了抚慰?还是壮大了伊斯兰极端份子永世不朽的幻想?

●容忍不是愚昧,偏见才是。

穆罕默德从未想过,有一天,自己的国家竟视他为外人;
假如他不是穆斯林,他的设计图就不会被联想为烈士天堂。
他拒绝回答设计理念,拒绝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他决定打死不退,不想抛头露面叫卖自己,不愿对同胞高喊:「我不可怕……」。

●他们该坚守信念,或屈从于疑惧?

这一切就像一场核爆,几乎将所有人都捲了进去:
主张纪念馆应体现宽容与和平、却在最后一刻背弃他的评审团家属代表;
自认能透过笔下文字呼风唤雨的嗜血女记者;
一心想填补遗址空缺、用尽手段劝退穆罕默德的评审团主席;
从反对《花园》兴建过程中找到人生新舞台的酗酒男子;
为穆罕默德仗义直言而遭刺杀身亡的非法移民遗孀;
因为他再也分不清野心和原则而选择离开的律师女友……

他们恐惧、伤痛;他们或歧视或包容,时而相濡以沫,时而彼此伤害。
他们因内心深处种种难以言说的情绪而失控……

书名:穆罕默德的花园

作者:艾米.沃德曼(Amy Waldman)
译者:宋瑛堂
出版社:漫游者/大雁文化事业
上市日期:2015/9/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