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候,社交焦虑其实来自完美主义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6

有时候,社交焦虑其实来自完美主义

明明不是考试期间,大学生志勋却已经坐在书桌前一个多小时,不断埋首书写、修改、背诵。他的嗓音沉稳又冷静,神情却明显焦虑。他重新默读写好的讲稿,阖上双眼,回想那些内容,两只手也没闲着,一直在练习肢体语言。

隔天,志勋提早一小时抵达讲堂,他开始低声複诵昨晚準备的讲稿,原来那天是系上学长姊与学弟妹相见欢的日子。随着学生陆续聚集,终于来到了自我介绍的时间,大家开始一一走上台做简单的自我介绍,藉此认识彼此。儘管讲堂里充满着欢乐的气氛,志勋仍全神贯注在自己的世界里,无法融入大家;因为他满脑子只想着:不能紧张、不能口误,被焦虑感彻底笼罩。随着轮到他进行自我介绍的顺序逐渐逼近,他开始掌心冒汗、口乾舌燥,虽然他拿起前方的矿泉水喝下几口,试图想要润润喉咙、缓解一下紧张情绪,却徒劳无功。终于,主持人喊出了他的名字,请他上台。

「大、大家好,我、我是 2016 年入学的金、金志勋,我、我……」

有别于昨晚独自练习时的沉着稳重,今天的他,说话嗓音明显颤抖,甚至害羞得满脸通红,就连颈部也红到发紫,随着台下观众的视线全部聚焦到他身上,他的焦虑感也愈发严重,最后连自己在说什幺都毫无概念,只能任由舌头在嘴巴里摆动,他已经变得语无伦次,一心只希望这段折磨人的时光可以尽早结束。

自此之后,他不再出席任何系上的活动,只要听说要上台简报的课也一律不选,他严重受到社交焦虑症(Social Phobia)所困扰,所以前来找我接受心理谘商。

我对志勋的第一印象是:身高一百八十公分,肌肤白皙乾净,外型俊俏。然而儘管他有着人人称羡的外表,神情却依旧焦虑不安,低着头走进了我的谘商室。原来他到高中以前都是班上成绩优异且容易害羞的学生,但在交友上都还算顺利圆满;没想到自从上了大学以后,焦虑症却使得他连日常生活都难以顺利进行,只要站在陌生人面前,就会不由自主地脸红耳热、手心冒汗,心脏更是失控狂跳。

所谓社交焦虑,是指在群众面前经历过害羞或错愕的情况后,开始逃避面对各种社交场合,导致日常生活功能低下的心理疾病。这在韩国很常见,尤其是大学生或二十至三十世代上班族,较容易饱受社交焦虑之苦,甚至进一步寻求谘商师的协助。这些人大多有着在人多场合发言时会极度焦虑的症状,另外,对于和异性相处这件事也会感到非常不自在。

他们的内心深处其实都有一样的念头:不可以犯错。彷彿只要稍有差错,就会成为众人笑柄,要是不能完美表现,倒不如不要丢人现眼,甚至内建着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定会出糗的焦虑感,以及「在众人眼里我一定是个草包」的非理性信念(Irrational Belief),这些感受往往来自于过去曾感受过的羞耻或自卑经验。

假如在学校遭受过其他同学攻击自己的外表,或者父母一直不断强调不可以搞砸成绩,抑或是在他人面前犯过致命性的失误等,那些当下所感受到的情绪没有被好好处理消化的话,就会继续停留在潜意识里,当你再度站在群众面前时就会变得极度焦虑。这些人大部分都有很高的自我意识,容易误以为其他人都在紧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。

这些人真正要做的事情是,将那些非理性信念转换成理性信念,把折磨自己的自卑感一一挖掘出来仔细察看,然后承认、接纳的确不够完美的自己。

志勋接受了一年的心理谘商,我协助他釐清长年来一直困扰他的非理性信念,并将其转换成理性信念,把所有人都在关注自己、一定要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到完美的想法,转换成更切实际、有转圜余地的念头;我也试着去了解来谈者觉得自己受人瞩目时的感觉,请他精準描述当下所感受到的焦虑或不安全感。

如果在人际关係里持续感觉不自在或痛苦的话,就必须先从认清内心深处的焦虑究竟是哪一种焦虑开始;比方说,当自己没有把某件事情做好时,其他人会认为我一无是处的焦虑感,或者害怕被别人批判指责的焦虑感,抑或是担心被人拒绝、不受任何人喜爱的焦虑感,甚至是只要没有展现出自己的特点,就会被认为是没用的人等焦虑感,要先準确釐清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焦虑感来源究竟为何才行。

有句话叫做「不幸的完美主义者」,泛指那些设定了根本不可能达成的高目标,然后不断努力想达标,没达标时就会备感自责的人。他们往往有着「与其做半套,不如不要做」的观念,宁愿选择躲在后方观望,不论是课业、工作、家事、育儿,对他们来说都是需要完美达成的项目,要是做的不够好,就会率先当起审判官,对自己进行严厉的惩罚,「我竟然只能做到这样而已,实在太蠢、太没用了。」而且也因为从未承认过自己的不完美,所以会对自己更加严苛。在别人面前,这项标準会变得比平时更高,因为他们会要求表现要能符合别人的期待、获得他人的认可,才能承认自己的存在价值。

对于这些人来说,他们需要的是一种信念──「就算不完美,我也依然是个不错的人」。这样的信念不会在一夕间突然迸出,而是要透过如同一面镜子般的存在(谘商师或者身边别具意义的他人)来确立自我意象,而这面镜子是要能在他们犯错、不完美时,依旧能表示没关係,包容他们、并且鼓励他们的人。

像这样重新体验到的人际关係,有助于「不幸的完美主义者」摆脱凡事都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的强迫观念,使他们重拾与人真心交流相爱的那种心灵上的余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