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时分开,反而让彼此看见爱存在: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作者: 时间:2020-07-16

这礼拜有机会去看了《花椒之味》,结合了大陆、香港、台湾三地的演员,片头合作的影业商标就放了将近2分钟之久(以下有雷)。

剧情讲述一位多情的父亲夏亮(锺镇涛饰),在各地留下了「种」,以致于辗转让他在香港、台湾、重庆都各自有一个女儿,三个女儿从来不知道彼此的存在,在父亲的丧礼上才第一次见面,用父亲留下的「一家火锅」店,串起了整个故事。

有时分开,反而让彼此看见爱存在: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
整部片围绕着亲情,描述三个家庭跟三个被抛弃的女儿,对已故的父亲那种複杂又难以言喻的情绪。

●与父亲住的最近的大姐如树(郑秀文饰),反而对父亲有最多的纠结,就算是过个隧道就可以见到父亲,也要赌气

●担任撞球选手的二姐如枝(赖雅妍饰),一直在父亲的祝福跟鼓励下不断坚持的打撞球,因为母亲对于父亲的不谅解,两个女人之间一直有心结

●而不能跟父亲也不能跟母亲住的如果(李晓峰饰),反而是其中跟父亲吃最多次火锅的小女儿,一方面捨不得离开照顾她到大的奶奶,但另一方面奶奶又担心自己年迈离开,没有人可以照顾她。

持平而论,就像这部戏的火锅一样,三个家庭都有各自的议题,每道菜都有各自的味道,只是参杂在一起,每一条线都没有回的有一点浅,只剩下汤底的味道——而这个汤底的味道是什幺呢?对我来说,是原谅。

有时分开,反而让彼此看见爱存在: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
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
1.「每个人都会做错,大家都在等一个,可以原谅自己的人。」——夏亮(萝蔔转述)

「一家火锅」的员工萝蔔因为曾经蹲过感化院,他与尾椎受伤不能够再踢球的另外一位员工蕃薯,当年因为没有人收留,就到夏亮的火锅店里帮忙。说好听是「帮忙」,实际上是夏亮在照顾这些社会边缘人(其中还有两个年迈无法洗碗的「洗碗老婆婆」),或许透过这些付出,他想要换得某一种「被需要」的感觉[1],或者说,在这样的赎罪里,他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被原谅。你生命中也有遇过那种「不断过度付出」的人吗?用一种付出来弥补另外一种无法弥补的痛,直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病痛的时候,才发现这样的一种弥补,只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苦。

2.「有时候我们会用一种痛觉,来掩盖另一种痛觉」——麻醉科医师蔡浩山(任贤齐饰)。

我和我的同事经常遇到一些自残的个案,每个人对于割腕的描述都不一样,如果他们是长期做这件事情的人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徵:对割自己感到上瘾[2]。但是我很不能够理解,明明是很痛的感觉,为什幺还要持续做呢?后来我就懂了,原来比起手上的痛,人际上的疏离、精神上的虐待、脑袋里面不断出现的那种不被爱的感觉,才是更深层的一种痛。所以,为了暂时压抑这种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感觉,用另外一种痛觉来压过这种痛觉——这个道理跟麻辣锅很像,蔡浩山说,辣其实不是一种味觉,而是一种痛觉,所以我们说「麻辣麻辣」,说穿了就是用辣麻醉自己。麻醉什幺呢?可能是你人生无法面对的事、无法解决的苦、或者是如同前面所说的,麻醉那个「面对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原谅你的人,所产生的那种罪恶感」——在这部片里,夏亮还要麻醉的或许就是如树对他的怨恨。

有时分开,反而让彼此看见爱存在: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
3.「不是因为责任才有爱,而是因为爱才有责任」——如树前男友郭天恩(刘德华饰)

在这样一个複杂家庭长大的如枝,心中一直怀抱着「要不是因为我妈生病你回来照顾她,你根本就会丢下我们了」的怨恨,就连只是过个隧道都不想要去见父亲。其实,这里有一种複杂的情结:

●如果我原谅你了,那我和我妈这些年所受的苦算什幺?

●所以我也要让你嚐一嚐被丢下的那种苦,那种无法亲近的苦

●所以我只好筑起高高的墙,避免和你有再多的接触[3]

●可是我又有一种渴望,渴望能够得到你的爱,渴望你能够陪伴我,我只能够在每一天的录音带里,回味你的声音⋯⋯

世界上面最苦的就是这种若即若离的陪伴。你不晓得对方什幺时候会在、而他也并不是永远消失,他偶尔回来,经常不在,你从善于等待变成厌恶等待,从期待爱情,到怀疑爱情。这也是为什幺,如树在(即将跟郭天恩)结婚的时候,渴望的是一个我「想要」同你一起的男人,而不是我「可以」同你一起的男人——因为在如树所观察到的、上一代的世界里,维繫两个人的关係只有承诺,却没有感情。

直到郭天恩在电影接近尾声的时候跟如树说:「『我可以同你一起』这句话这幺长,你怎幺就只看到『可以』呢?重点不是『可以』或是『想』,而是『一起』。」才稍微鬆绑了如树心中的这个结。但对于感情的不信任,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开的,所以或许如树需要走一些自己的旅程,才能理解一段成熟的爱需要什幺样的元素才能更完整——这也是为什幺她要去学开车,学习不用依靠别人,也可以靠自己去想去的地方。

有时分开,反而让彼此看见爱存在: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
4.「你说叙利亚那个地方需要我,不如说我需要一个需要我的地方」——麻醉科医师蔡浩山。

其实说穿了《花椒之味》所谈的家庭议题,也是依赖与独立的议题。就像花椒一样,和别的食材搭配在一起有各种丰富的味道,但自己独立吃下,也有别的效果(例如片中就发挥了帮如果止痛的效果)。

我认为蔡浩山大概是贯穿整部片当中,最关键的角色,因为他的出现,让如树明白一件事情「待在舒适圈里面依赖一个人,并不是唯一的选择」。所以,蔡浩山收到夏亮的鼓励,动身去叙利亚;如枝也开始慢慢脱离郭天恩,从他的房子当中退租,并且自己学会开车。其实手握方向盘有一种「掌控」的隐喻,换句话说,当你坐上一个人的车,某种程度上面就是把自己交付给对方;而当你开车载某一个人,也意味着你正在掌控他一段时间的人生。只是生而为人,总不能什幺事情都独立靠自己,所以找到一个需要自己的地方、成为一个被某人需要的人,就是我们一生的课题。

有时分开,反而让彼此看见爱存在:《花椒之味》教会我的5件事

5.「人离开这个世界就好像搬家,身体虽然走了,但他会永远住在一个人的心里面。」——如果

儘管你找到了一个人,这个人最终还是有可能会离开你,生老病死,是我们永远无法逃避的命题。前面这段话是如果和奶奶一起看着缆车,对着奶奶所说的,也因为这句话,奶奶才放下了心。先前在计程车上,奶奶为了让如果「无牵无挂」的去找对象,说了气话把如果给推走,但两个人在车上,心里都是受伤的。类似的状况也发生在如枝和母亲之间,两个人其实彼此在乎,但总是开口没好话,把对方给气走,她们真正生气的对象其实是父亲,可是由于父亲已经不在了,只好把愤怒转移到彼此身上。

可是,不管你生气的对象是谁,永远要记得一件事情:一个人之所以能够让你如此生气,代表他(或者是他的投射)在你心中佔有某种份量——这样的份量,很多时候要等到其中一方离开或死亡,刚才能终于明白,那个恨里面也包含着爱。

最后,这部电影的两岸三地场景设计,也提供了一种和解的机会。三姊妹往返香港、重庆、和台湾,也在这一次的又一次的旅程当中,修复和自己原生家庭的关係。有时候距离,反而让彼此的关係更美,也有时候因为分开,才能对于对方的爱和存在有所体会,当一段关係走到冰点,或许真正的面对并不是立刻找方法解决,而是给彼此匀出一个空间,让那些怨恨瓦解,给那份爱一些,被看见的机会。

 海苔熊

延伸阅读

[1]用对的方式去爱他!五种爱与被爱的真实需求
[2]Xin, X., Ming, Q., Zhang, J., Wang, Y., Liu, M., & Yao, S. (2016). Four distinct subgroups of self-injurious behavior among Chinese adolescents: Findings from a latent class analysis. Plos One, 11(7), e0158609. 

[3]Sand, I.(2018)。我只是假装不在乎:摘下「自我保护」的社交面具,享受正向的人际关係。台湾,台北:平安文化。